淄博众多贴牌商转战广东 生产火爆是假象?

 
受环保治理影响,自2016年下半年起,北方建陶产区绝大部分陶瓷厂被强制停产或限产。截止目前,大部分陶瓷厂复产率低,其中山东淄博产区更是受《淄博市精准转调工作方案》影响,仅有十余家企业获批复产,部分被淘汰,更多的依然在等待环保验收和退城入园。  作为曾经的国内第二大建陶产区,山东淄博一直是贴牌商最为集中的产区。大量贴牌商与陶瓷生产厂家相互依存成了该产区最为鲜明的特点。有业内资深人士称,此次精准转调工作方案要求大幅度压缩淄博产区的产能,致使长期依赖当地陶瓷厂的贴牌商不得不另辟蹊径,辗转其他产区寻找新的合作厂家。  广东产区OEM厂家排产爆满  “开年后,淄博产区许多生产线未能如期复产,导致很多当地的贴牌商转战广东,寻找新的合作厂家。”广东英超陶瓷有限公司企划部经理林伟江透露。  从淄博辗转过来的贴牌商需求量大,然而广东多数陶瓷厂家无法满足,因为相当一部分厂家在满足自有品牌销售之后,难以再为其他贴牌商提供代工服务。“很多企业即便是满负荷生产也未必能满足多方需求,因此很多厂家开始拒接订单,避免订单过多出现供货不足的情况。”  肇庆市郭氏企业名嘉陶瓷有限公司OEM部销售总监陈抱龙进一步分析指出,淄博产区贴牌商另寻合作厂家并非年后才出现,“早在2016年9月淄博陶博会前后,相当一部分贴牌商就已经意识到淄博产区深受环保影响,未来的发展难以预测。一些具有先见之明的贴牌商早已前往周边的临沂、河南等产区,寻找新的合作厂家。”  受访者一致表示,自淄博产区因环保被强制停产或限产后,不少淄博贴牌商找上门,洽谈合作。有些广东陶瓷企业因满负荷生产也无法满足当前的销售需求而拒绝来自淄博的新订单,也有相当一部分通过洽谈确定了合作模式,目前正在紧张地排产。  转战广东的利弊  有业内资深人士称,在可以预知的未来,这批来自淄博产区的贴牌商在转战广东后,要么借助广东产区这一平台越走越远,要么就陷入水土不服的困境。  多数淄博的贴牌商属于区域性品牌,辐射半径约为300~500公里。他们运作所表现出来的特点是快速运作,周转灵活。然而,在生产成本高企的今天,加之将“营销中心”挪至广东,再辐射原来的客户,运输成本再次增加,这无形增加了该部分贴牌商的压力,使其陷入危机。  危机,就是危险与机遇并存。据某大型陶瓷生产企业负责人透露,许多淄博贴牌的企业注册佛山品牌,而现在转战广东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佛山品牌,销售更有底气。  同时,也有人表示担忧,在瓷砖生产成本上涨与运费增加的压力下,这部分贴牌商难以生存与发展。就此,陈抱龙坦言,在此压力下,有相当一部分贴牌商是抱着壮士断腕的态度,决定来到广东后大干一场,一切从零开始,以高附加值的产品再出征市场。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企业都有如此坚定的决心,“不排除一些贴牌商寻找广东等产区的OEM厂家合作不是为了缓解燃眉之急,以稳定客户为重任,待淄博产区复产后,再次回归。”  当记者将“来到广东后的淄博贴牌商能否再回去?”的问题抛给受访者时,他们一致摇头表示,“回不去了。”因为品牌的定位与资源已经发生了改变,而且频繁地“搬家”是很伤元气的。  生产火爆是假象?  毫无疑问,山东淄博与广东产区贴牌的模式肯定存在不同。来自淄博的贴牌商在广东寻找新的合作厂家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加之,现在陶瓷生产必需品价格波动频繁,呈不断上涨的趋势,在此背景下,广东陶瓷厂家该如何与贴牌商合作?涨价是否成为了家常便饭?  “涨价,是行业的普遍行为,也是我们应对原料价格不断上调的唯一办法。”陈抱龙说到,但是在此过程中,必须要给客户一个适当的缓冲期。值得一提的是,厂家绝对不能因为排产紧张而上调价格,这是非理性的涨价,长期以往会流失客户。  此外,上述某大型陶瓷生产企业负责人坦陈,“目前,生产火爆是假象。”一边是厂家排产紧张,另一边却是瓷砖滞销。终端销售存在滞后性,因此不能因当前的“火爆”的生产情形而过分乐观,还应考虑长远的发展。  另一业内资深人士分析指出,即便当前部分陶瓷厂满负荷生产,也无法满足销售需求。其主要原因是:春节前,因为环保问题许多陶瓷厂提前停产,且库存几乎被清空。而且,有些陶瓷厂对开年瓷砖市场的不准确预判导致生产线开工率不高,无法满足当前的销售。最后,用工缺口也在某种程度上导致瓷砖供货紧张的局面